走進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時間:2019-11-27 |

眼前萬裏江山


     薛宁圃    鄂尔多斯市第一中学   睿信书院    


薛宁圃.jpg 

 

馬爾克斯形容第一次碰到冰的感覺是,“它在燒”。北理于你亦是如此,你越靠近她就越了解她冷峻威嚴外表下對學子的溫情脈脈與對祖國的滿腔熱血,深陷不能自拔。

投入她的懷抱之前,她用有趣的皮相吸引了你。

初識她是因爲她的縮寫。志向CS的你敏感地發現“BIT”並戲稱她爲“比特大學”,只覺好玩。

再与她相遇是在参加 “比特大学”的自招复试时。此前你很花了一番功夫去了解她。喜欢Harry Potter的你发现她竟也如同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般实行书院制度,你的头脑中涌现巫师们穿着专属颜色的袍子,挥舞魔棒制作魔药的场景,不由对她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高考後你如願投入她的懷抱,成爲了某個顔色的一部分,成爲了她的一部分。

依偎在她的懷抱之時,她用深邃的靈魂感動充實了你。

什麽時候芳心徹底暗許了她?你不知曉。

也許是在那個炎熱午後,你拖著一個三十斤的包裹無計可施,淚水幾欲奪眶而出,一位陌生學長不辭勞累、滿頭汗水幫你把包裹扛回宿舍時?也許是在那個考深水證的下午,你急需借20元現金,一個中文並不十分流利的荷蘭男生匆匆去取錢卻差點誤入女更衣室時?你不知曉,但無疑這所學校裏生長的善良深深打動了你。

無數個夜晚,你結束自習走出綜教,于廊道眺欄杆之外,烏黑靜谧,只聽得風聲嗚嘯,頓生漫步海邊的錯覺,顧向寬敞明亮教室裏的無數任公子,愈覺充實坦然。對“修行總是孤獨的,因爲智慧必來自孤獨”深以爲然的你,此刻也不禁爲並非孤軍奮戰而心生暖意。

于是你在她怀抱里也拥有了诗意的奋斗与幸福的努力,也曾看过 “繁花如绣颊,灯火如流萤”;也曾感受过“窗外日光弹指过,座间树影坐前移”;也体验过“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那无比隆重肃穆为她作相框的北理桥,那在你骑车冲向前方时从地面逆长晖腾飞的无数鸟雀,还有那蒙蒙细雨后溜入宿舍玻璃门的几只蜗牛,都让你喜不自禁。

張開雙臂擁抱她之後,她用堅定的信念激勵鼓舞了你。

適逢祖國七十華誕,你坐在電視前目不轉睛盯著閱兵儀式的直播畫面。乾穹晴朗,紅旗飄揚。當看到北理學子們英姿飒爽走過長安街時,當看到北理參與研制的加榴炮、輕坦、裝甲戰車等莊嚴駛過天安門時,你不禁輕聲念道:“國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中華千歲,二願北理輝煌,三願不才勤奮勉,來日擔重任。”你的眼淚爲她,你的歡笑爲她,你滿腔的自豪與熱血依然爲她。你眼前展現出她漫長光榮的生命與過往波瀾壯闊的歲月,你知她起于三寸之坎,終成萬仞之深。你心中忽然明白了校訓的真正含義:德以明理,小德川流,大德敦化;學以精工,博學廣才,笃志專攻。

返回北京的火車上,你美滋滋聽著身側兩個少年對閱兵盛況的感歎與對她的向往。忽而一個發出疑問:“北理工這麽強,爲什麽感覺北理工很低調,名聲也不夠大?”一瞬間你想戲谑地開口告訴他們:“上網不涉密,涉密不上網”。話湧至嘴邊時你卻改變了主意。

是呀,你也想不明白,爲什麽?她有如此實力,卻總于光影掩映中煙視媚行。你盯著車窗外思索,直至曠野變成群山。

或许,就是因为她太强大,让自己发挥到了极致,反而不在乎有多么出名。就如同在人人尽言“文章事可以名流千古”时凭文采名满天下的曹子健说 “文章小道,不足论地”般自信狂妄。而她怀抱里的每个人,都是不甘在平庸的生活里清醒地麻木的“狂妄分子”,为追寻永恒,无限与稠密的思想而来。

又或許,她滿心滿眼皆是中華,哪還有一絲空隙裝入對名譽與利益的渴求?她爲祖國而誕生,爲祖國研發武器,而她本身就是祖國的一件武器,是一把利劍,以科技爲鋒,以堅定信念爲锷,以對中華之熱愛爲脊,以學界泰鬥名師爲镡,以莘莘學子爲夾,上法科研以安四方,下法育人以蓄棟梁,中集財智以耀中華。

布被秋宵梦醒,眼前萬裏江山。你对未来突然充满干劲与期待。你愿为这万里江山与她共同奋斗,你愿国与她与你之前途皆宏阔廖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