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時間:2019-11-27 |

溫暖我的你——北理工


赵雪丽    喀什市第三师第一中学    求是书院



赵雪丽.jpg


不知不覺中,大學生活已過去了一年,沒有經曆什麽大事,瑣碎的小事卻不斷,就在這些平常又平凡的小事中,我不斷地感受到如同嚴冬中的暖氣一般的細細暖意,伴著我一點點地適應大學生活並收獲成長。

還記得剛進入大學時,周邊的一切事物都是充斥著陌生的氣息,還沒來得及有太多的感慨,緊接著就是計劃有序的軍訓,也正是因爲軍訓,才使得我更快地適應了新的環境與作息時間。軍訓帶給我最多的不是軍事課程講堂,也不是訓練的教官,而是默默陪伴了我們整個軍訓的指導員。從報到的第二天——軍訓的第一天起,指導員就接管了我們,爲我們每天的訓練任務做規劃,早起帶領我們跑步做操,提醒我們的穿衣與著裝整理,檢查並指導我們的宿舍衛生,盡量讓我們接觸且熟悉校園的教學樓與各處風景……記憶深刻的細節是,教官領著我們在生態樓綠化帶旁列隊訓練,時不時地就會有蚊子和小蟲子瞅准露在外面的胳膊手臂或是臉頰猛地叮上一口,欺負站軍姿不能隨便動作的我們,這時,指導員注意到了任由蚊蟲欺負的我們,于是拿起包裏准備的花露水,從第一排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給我們往胳膊兩側噴花露水,邊爲我們驅趕蚊蟲的叮咬,邊嚴肅地提醒我們站好軍姿。感受到清涼的花露水噴在手臂上,聽著耳邊嚴厲的聲音,看著導員忙碌的身影,心被溫暖包裹——嚴肅的溫暖。

也許正是因爲有了軍訓的導員,使得初來乍到北理工的我有了從中學到大學的緩沖適應的時間,他們默默地陪伴與適時的關心也彌補了遠方父母難以傳達的關懷,內心因陌生而缺乏的安全感漸漸隨著對學校日益增加的了解而逐漸回歸,感受著學校給予的溫暖。

軍訓結束後,大學課程也正式開始了,當然,剛開學時一卡通裏的一大筆補貼也接近余聲。某天,我在食堂刷卡打飯時,突然發現卡裏的錢不夠付這頓飯錢了,我尴尬地站在打飯窗口處,這時,打飯的阿姨笑著提醒我:“姑娘,沒事,你用手機給卡沖一下錢,在這裏刷一下就可以了。”于是我端起餐盤站到一側,拿出手機給飯卡充錢,身後的小姐姐疑惑地看了看我,然後明白了我的行爲,接著她反而沒有順著我騰出的位置去打飯,而是好心跟我說:“同學,要不你用我的卡刷這頓飯錢吧?”說著,還將自己的一卡通遞了過來,我連忙擺手道謝並向她示意我的卡已經充好了,可以自己付飯錢了,而這頓飯吃得卻比之前都要開心與感動。其實有更多時候,食堂工作的大叔會選擇將信任給予學生,告訴卡沒充好的我們可以先去吃飯,然後再來劃賬,沒有任何的記賬形式,全憑學生的自覺性,雖然是同樣的飯錢,但當它被賦予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後會變得格外珍貴。在這裏,我感受到熱心與信任的溫暖。

在校園的各個角落裏,像在食堂這樣僅有一面之緣的同學熱心幫助以及學校工作人員與學生間的友好相處的現象是十分常見的。今年夏天我過生日的時候,最先收到的是來自良舍的小驚喜,被悄悄地放置在我的桌子上----一張生日賀卡和一把可愛的小扇子,收到禮物的同時內心湧上一股自己還被人記得的暖暖的幸福感與滿足感。宿舍的保潔阿姨也幫助過我很多,有時有課急著下樓也會和正在清理垃圾並運垃圾下樓的保潔阿姨碰面,此時,更多的是阿姨會主動停下來步伐將垃圾靠邊拉,讓我先下樓梯或是過樓道。還有一次,我正打算用公用洗衣機清洗厚重的毛毯被時,碰到了一個保潔阿姨,她告訴我毛毯被過厚且大,洗衣機是轉不開、洗不幹淨的,還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教我正確地清洗毛毯被,解決了這個生活難題。 一瞬間的小事,不僅僅只是我一人經曆過、被幫助過或是被溫暖過,我感謝這些帶給我溫暖和感動的每個瞬間。

學習生活中,也有很多教課老師帶給我溫暖與感動。印象深刻的特別是今年五一放假前晚上的一節物理實驗課。可能是因爲要放假的激動,結果剛開始上課時,老師講的實驗要點我聽得並不全面,于是等到開始動手操作時,我就因此而不能順暢地做實驗。在身邊的同學有序地進行實驗操作的時候,我做實驗就做得比較慢,又加上實驗儀器上有一項測定數據不能顯示,我只能再經過間接地計算得到這項數據,結果,當大部分同學完成實驗的二分之一時,我還在爲第一組實驗忙碌著。于是,當一個又一個同學接連做完實驗後,我成了最後一個還在做實驗的,在我愈加緊張的時候,老師走到了我身邊,詢問並查看我的實驗情況,然後看著我一步步地做實驗,並在容易出錯的地方加以指導。其間,我聽到有其他老師提醒末班車要發車了,內心一陣羞愧,爲了不耽誤老師坐車回去而更加認真地做實驗,但明顯時間來不及了,可是老師卻沒向我表現出一點不耐煩,而是耐心地察看及指導我接下來的實驗步驟。最後,在我終于完成實驗時,已經是下課25分鍾後了,末班車也走了10分鍾了,當我向老師表達謝意與歉意時,他卻對我說,這是沒有必要道歉的,做實驗本來就有快有慢,以後做實驗肯定還會遇到很多類似的情況,但一定要有耐心。我認真地把這段話記在了心底,真誠地感謝老師給予我的負責與耐心。北理工的老師都好像有這樣一種相同的教育學生的方法,他們時常在教學生專業課知識的同時教育我們今後做人做事的態度與原則,以自身的耐心和認真負責在精神領域感動著我們,引導著我們去學習。在這裏,我體會到老師認真的教學態度與耐心的溫柔,也真的很感謝爲我們努力付出的老師們。

要談到溫暖和感動,必不可少的是宿舍----從上了大學後,家已經不是我們待的時間最多的地方,而宿舍變成了我們在大學的小窩,舍友成爲了不是家人而勝似家人的存在。我一直覺得,舍友不一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且最好的朋友也不一定能做舍友,舍友是處在朋友與親人之間的,時常是不可選擇、互不認識的,從第一眼見面就必須決定要相互包容。早出晚歸時,舍友會代替家人問候一聲;有好笑的事可以隨即說出來和舍友一起笑;難過時可以向舍友尋求安慰;有好吃的可以和舍友一起分享等等。特別是,累了一天了回到宿舍,當舍友都在時,我能聽到一句“你回來了!”或是開心地說一聲“我回來了!”。晚上11點未歸宿時,查看微信就能看到舍友提醒我歸宿的消息,或是詢問我是否有什麽事而這麽晚還沒回宿舍,這些消息代替距離我遙遠的父母給我以親人般的細細關心。

像這樣溫暖著也感動著我的事情還有很多,例如,圖書館雨天把雨傘借出去,當雨傘被換回來時收到一杯暖暖的奶茶與感謝的便簽;生病了晚上發燒時,舍友的關心以及要歸宿的好朋友又專門跑去一趟學服藥店,根據我的症狀爲我買藥……雖然都是生活中點點滴滴的小事,但時常感動與溫暖就來自它們,因爲他們,生活才有了溫度與熱情,我也才得以更好地融入大學生活,收獲知識與成長。

因爲來到了北理工,我才有幸在這裏遇到你——負責耐心的老師、盡職盡責的導員、友好善良的工作人員、熱心可愛的同學、真摯忠誠的朋友以及不可或缺的舍友。我的大學生活還在繼續,我的北理故事也在繼續,我相信,北理工給予我的感動與溫暖也會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