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時間:2019-11-27 |

價值與理想


左銘朔   北京市第十二中学  精工書院


左銘朔.png



“我不希望渾渾噩噩地度過自己未來的日子,我一定要讓自己的一輩子過得有價值。”在與北理工招生老師的交談中,我首次向別人說出了自己的理想。經過三年的高中學習,我順利的成爲了北理工智能機電實驗班的一份子。一說起自己報考北理工的原因時,我總是感到“既是偶然更是必然”。

雖說對兵器軍工抱有濃厚的興趣,但我最初的志向卻並不在此,我最初是以學醫爲目標而努力的。在看過《戰狼2》後,最令我感動的不是主角的個人英雄主義,而是那些簡陋的援非醫療人員的墓。從此,我希望自己成爲一名國際醫生,能在世界範圍內救死扶傷,爲全人類獻出自己的力量。但在體檢中,我被查出患有色覺異常一度,醫學成爲我不能報考的專業之一。當時我消沈了很長一段時間,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不知道如何實現自己的價值。至今,我仍對此感到些許遺憾。

然而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與北理工相遇。我的家庭有濃厚的紅色背景。我的太爺爺參加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姥爺先是從軍,後又轉入航天事業進行研究;而早在40年代,我的長輩便與當時稱爲華北大學工學院的北理工結緣。在去看望百歲的太奶奶時,老人動情地講述了他們爲國家做出貢獻的經曆,講述行軍過程中的故事。這些經曆深深地打動了我。“不能爲全社會做出貢獻,我還可以爲國家做出貢獻,而國家想要強大,人民想要幸福,最重要的是國防強大。因此北理工成了我的必選項。”

在進入北理工之前,我曾來到北理工的良鄉校區和本校區參觀。在參觀校史館後,我充分的了解了學校的曆史,我知道了北理工肩負著建設國家的重任。在參觀實驗室時,我也知道了我所擁有的機會和發展前景。這更加堅定了我要在北理工好好學習的決心。

作爲進入北理工的北京最高分學生,我時常面對來自親屬和朋友的誇贊。而我認爲分數只是“敲門磚”,上了大學,高中就是過去式了,在新的環境中一切都要靠自己再努力。“我在高中的學習中還有很多毛病,比如面對喜歡的課程,我可以很努力,但面對不喜歡的課程,我總是有些消極。進了大學,學業不會比高中輕松,我也下定決心要改正自己的不足之處,繼續加油!”爲鼓勵我在大學中努力學習,北理工還將1940號錄取通知書給予了我。這是一份特殊的榮譽,接過老師親手遞過的通知書,我十分激動:“北理工讓我重塑了未來的目標和理想,老師又對我給予如此期望,我一定會盡我所能成爲優秀的北理工人。”

對我而言,成爲北理工人只是夢想的起點。“不改自己的理想,踏踏實實地努力,成爲一名科研人員,投身國防,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就從北理工開始!”